http://www.mato.com.hk   

 

第四十七期內容簡介
 

嚴觀發 甄秀儀
天作之合

情緣難得今已得,此生難得志相投;
譜奏粵韻共唱酬,笙曲傳頌風行廣。

進丙戌年,嚴觀發、甄秀儀以夫妻檔將繼《新霸王別姬》報捷,承勢夥拍龍貫天與風行唱片攜手繼續有新搞作,預計整個新碟製作需時半年,喜歡粵劇曲藝的戲迷們,相信對於他們這個組合不會感陌生,旭哥(龍貫天)與Amy姐(甄秀儀)初次合作,要追溯十多年前,他們為「百代」灌錄的《花蕊夫人》,奠下戲迷知音對他們的信心基礎。

慕才生情愫
一首歌曲得以流傳,贏得坊間業餘唱者的喜愛,焦點除了集中在主唱者身上外,幕後的功臣亦應記一功,好像《胡笳十八拍》、《新霸王別姬》中的配器,就是出自嚴觀發老師的手筆,再加上風行唱片的嚴謹製作,就更加相得益彰。

嚴觀發老師憑藉個人的音樂造詣,早在曲藝界中穩佔一席,而Amy姐(甄秀儀)則以粵語流行歌見稱,一曲《水長流》被冠以歌后美譽,原是南轅北徹互不相識,各自各精彩的倆個人,因為女方對粵劇曲藝產生了興趣,傾慕男方卓越的音樂才華,終於擦出愛火花,難得在茫茫人海G覓得知音至愛,排除萬難結伴同行......
「記得第一次灌錄粵曲要多謝輝哥(阮兆輝)引薦,與他一起為『天聲』灌錄了兩首曲目,漸漸對曲藝產生濃厚興趣;偶然機會看到嚴觀發的作品就十分欣賞並希望結識他,後來經阮眉的介紹就彼此認識了!」Amy姐憶述往事。   
激情過後應該一切歸於平淡,而然他們對追求藝術仍存有一顆熾熱的心,共處多年,亦同時創作出多首風行一時的動人曲目。

(詳情刊於今期第22至23頁)

陳寶珠 古今兼備演唱會


陳寶珠破天荒和香港中樂團為香港最新、最龐大的「亞洲國際展覽館」開幕合作演唱會。
由於演唱會只演一場,不但吸引寶珠及中樂團的捧場者,不少市民也都不厭會場遠在機場前往觀賞。
演唱會選擇在展覽館的Arena舉行,表演台在會場的中央,四面觀眾席容一萬多觀眾,是晚到場欣賞的觀眾有一萬三千多人,多數乘地鐵、轉機鐵或巴士轉機鐵前往。
陳寶珠十分重視這一個演唱會,既邀請紅伶尹飛燕為嘉賓,也請年輕鋼琴歌手陳雋騫和楊天經合唱
演出項目分為粵曲和時代曲部分,穿上紅色露背鑲水晶晚禮服出場的她,首先是和尹飛燕合唱四首粵曲,之後是楊天經、陳雋騫及中樂團的演出,

及後換上新裝的寶珠更載歌載舞演出時代曲,最後高歌一首新歌, 是寶珠下半年和鄭少秋合作演出《孟麗君與風流天子》的插曲。看得出陳寶珠與香港中樂團這一次合作包含了多重意義,除了幾個第一(亞洲國際展覽館第一個演出,寶珠和中樂團第一次合作……)還預先張揚寶珠的新舞台劇快將面世哩!

(詳情刊於今期第24至25頁)

彭熾權 演活令人不討厭的奸角

彭熾權去年參加大型粵劇《西樓錯夢》演出主要人物 — 池同,以其特出的演藝贏得了觀眾的認同,對他有些認識的戲劇觀眾固然繼續追捧,也有不認識他的觀眾有興趣追查他的來頭。

其實,彭熾權是個非港產紅伶,在舞台上有逾三十年的經驗,如果不是文化大革命,身體健康問題,他的事業可能已突破很多前人的紀錄。
對於能夠在《西樓錯夢》演池同那一個角色,彭熾權坦言﹕「最初拿到劇本有關我的戲份唱詞,我半個小時就睇完。」
那麼,這個人物是否很易演?
「因為對白唱曲都少,但他 (池同)又是戲中一個重要的關鍵人物,如何去演他,都是令人費心。」彭熾權說。
其實,很明顯,池同是一個奸角,觀眾看你的演繹,好似沒有甚麼奸樣演出來?
「就是這一點,令人很難捉摸。」彭熾權說﹕「我認為池同不算一個天生的奸人, 因為他只不過為追求自己所愛而做
出小人的行徑,在戲中,他沒有其他的惡劣行為,騙人是他最大的罪惡。」   
看慣了粵劇的觀眾,一向都習慣接受善惡分明的角色,很少會這樣理性的分析一個角色的性格,而另一個說法,就是不同層面的觀眾追求欣賞的層次,也有一些差距,彭熾權就說﹕「演員在台上演戲,當然要交出最好的,不能辜負觀眾入場睇戲的誠意。」   
彭哥你覺得《西樓錯夢》這一齣戲的好處,在那裡?   
「這是一齣曲詞優雅、文化水平高,行當和角色揉合得很好的戲。」彭熾權指出﹕「每一行當的演員,都可以盡情的發揮演技,鍾意睇文場戲的,一定會喜歡。」   
但有人覺得戲文太長喎!   
「通常文場戲都會有這種感覺。」彭熾權說﹕「但只要演員把握到演繹的層次,就會把觀眾觀賞情緒帶入戲中,就會覺得戲好睇,戲文多長,也不會生悶。」   
回到《西樓錯夢》的池同這一個角色,彭哥有甚麼演繹心得呢?   
「我覺得池同是一個痴心的王孫公子,諗臟n直接,只想得到心中的愛,因此有甚麼擺在他眼前,又令他認為可以得償所願的,他都會去做,我就用很直接的方法演繹。」
(詳情刊於今期第26至27頁)

文劍飛 伺機展翅飛

古語有云:「知足常樂」。   
但此語並非適用於任何人,假若作為一個演藝人就絕對不可取。   
要成為新一代粵劇接班人,必須具備「貪得無厭」的本性,對所學所知所做所得所看都絕不能自滿,務必要有「得一想二」的貪婪,作為提升及營造個人藝術不著邊際的領域;文劍飛終於決定飛越新界領空,以嘗試式進駐市區,與拍檔裘艷儂登上新光舞台。

與飛飛(文劍飛)碰面該是五年多前,小記最初入行,印象中她喜束著「馬尾」,嘴唇上塗有鮮色口紅,戴有眼鏡,樣子帶點害羞亦見神采,個子纖秀的女兒家;首次看她演出該是《桃花湖畔鳳求凰》,裝身後的她造型中規中舉,身手敏捷。不時在一些公開場合碰面,彼此局限點頭招呼,期間也曾看過她演《雙槍陸文龍》,做得很落力,電視G還見她有一個中成藥的廣告。
直至本刊專欄《美食分享》邀請她作嘉賓,我倆才開始交談,往後小記亦應邀出席其生日會,喜見這幾年間她已累積了一批觀眾。

演日戲作試金石
這次碰面彼此已熟落,直畢談到她即將在3、 4月假新光演出兩場日戲。
飛飛雙目難掩喜悅神采,但語調卻是患得患失:「約在五年前正式放棄文職工作,孤注一擲地投身粵劇,初時真有點怕,多謝華光師父保祐,這些日子媮`算積累了一些觀眾購票入場欣賞我的演出,真是很高興和滿足,由於演出多集中在新界區,從觀眾問卷及互動通訊中,得知居住在港九區的觀眾,希望我到市區演出,讓他們有多個選擇機會,不再因交通問題而錯失看我演出!   
「我們經過多次考慮及商討,評估後才作出這個決定;我們又不是甚麼大班,選角全是二、三線演員,如何適當運用資源,委實是個大問題,在新光演出製作成本肯定水漲船高,初步估計票價將提高兩成,以補貼製作成本;這次演出最希望能吸納一些從未看過我做戲的觀眾,但這純屬個人一廂願望!」   
演員爭取觀眾認同,拓展觀眾層是很正常的事,若祇有演員沒有觀眾完全沒有意義,祇要以循步漸進的方式,不要把目標定得太高,就不會有錯敗感。
(詳情刊於今期第28至29頁)

返回今期主頁

 
 
《戲曲之旅》雜誌及網頁受國際及地區版權法例保障,未經本刊書面許可,
  任何圖文均不得全部或局部轉載、翻譯及重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