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mato.com.hk   

 

第五十一期內容簡介
 


梨園群英 展新姿

「梨園群英展新姿」是康文署主辦的一個綿延半年以上的大型演出,有十三個場次排在7月、11月、12月及2007年的1月上演。   
演出陣容空前無兩,以青年一代的紅伶領銜及配對,四對文武生、花旦組合有:衛駿英 陳詠儀、劉惠鳴 王超群、文劍飛 李鳳、洪海 鄭詠梅、其他四柱有陳鴻進、郭俊聲、張潔霞、陳銘英和黎耀威等。


洪海

鄭詠梅

劉惠鳴

王超群

衛駿英

陳詠儀

文劍飛

李鳳


劇目有十二場大戲,分別在各會堂及劇場上演,包括高山劇場、元朗劇場、荃灣及沙田大會堂等,而在11月26日粵劇日當天,上述四對文武生花旦將會在文化中心露天劇場演出四個折子戲,包括有洪海 鄭詠梅的《武松打虎》,文劍飛 李鳳的《搶傘》,劉惠鳴 王超群的《獅吼記》之〈跪地〉和衛駿英 陳詠儀的《牡丹亭》之〈幽媾〉。
相信連串的名劇演出,可為香港粵劇觀眾帶來嶄新的觀感享受。

(詳情刊於今期第7至11頁)


歐凱明 藝海無涯 不進則退

說起歐凱明,戲行中人和觀眾們都讚他是當今演武場戲的佼佼者-他那響亮激越的鐵嗓子,剛烈中透英風的氣質,健碩偉岸的形體,使他在舞台上塑造的「武松」、「羅成」、「狄青」、「楚霸王」、「周瑜」、「仇虎」、「黑牛」,形神兼備,熠熠生輝。最近,他在《龍母傳奇》、《關漢卿》扮演的「布衣」、「關大爺」,頻添了幾許書卷味,他那收放自如、徐疾有致的吟唱、意態,使人們看到歐凱明柔情的一面。
筆者近日曾與歐凱明相敘,發現他北上攻讀中國戲曲學院研究生班後,口若懸河,談及演戲心得和粵劇走向,有理論、有實例,倘即席筆錄,便是一篇可圈可點的文章。聽他縷縷述說從藝以來的拚搏、努力,並為之付出的汗水、淚水甚至血水,我再三咀嚼「成如容易卻艱辛」這句名言。歐凱明的成功並非先天賦予,而是通過後天的刻苦、勤奮,一步一個腳印走過來的……

選擇艱險 自討苦吃
歐凱明從小就有強烈的自主、自強意識和永不言敗的秉性,自勉要改變命運,就得比別人更豁命、更努力,回首進入廣西戲校學藝的歲月,歐凱明經歷了意志、體力的艱苦磨鍊,他選擇學習十分艱險的小武行當,因為演武戲,來不得半點假,熾烈火爆的開打,間不容髮的高難度技藝,不付出皮肉之苦的代價,不付出超負荷的體力消耗,難以先聲奪人。有一年,歐凱明作為廣西代表獻演《七狀紙》參加香港市政府舉辦的「南派粵劇匯演」,他飾演為民伸冤的清官,因不容於奸國舅,被迫遠逃。歐凱明捨易求難,用真功夫印證粵劇也有「料」,心懷藝不驚人死不休之志,為粵劇界爭氣。劇中有一場戲,舞台有一條圓形竹竿伸向高空,示意山路曲折、險峻,歐凱明身背妻子,腳踏高靴,在

沒有支架撐持的竹竿步步攀登,為了營造緊張氣氛,他設計了一個不小心雙腳踩空的高難動作,在舉座嘩然驚呼中,歐凱明繞竹竿來個360度旋轉屹立後,再徒手「半邊月」飛身躍下,一連串險象環生的動作在瞬間完成。這一夜,歐小胡(後改藝名為歐凱明)的名字響遍港九,觀眾無不讚歎他「竹竿絕活藝驚人」。
在首屆廣東省粵劇演藝大賽舞台上,歐凱明在短短十多分鐘的《武松大鬧獅子樓》的躍身鏟台(椅)、高台雙照鏡、腳踏四方窗B腳踩梅花樁對打南拳、高台徒手空翻,令舉座為之沸騰。有一年,我看歐凱明排練《羅成寫書》時,他身穿大靠背旗,以單腿鋪巾邊寫血書邊唱後,騰空連環劈叉,後趴虎後再以360度旋子「硬僵屍」倒地時,不慎踢傷腳趾,趾甲撕裂,血流不止。幾天後公演時,歐凱明忍受鑽心疼痛,在高靴內用繃帶包紮淌血的傷口,堅持演出,他那股韌性、藝德,令我歷久難忘。

(詳情刊於今期第12至13頁)


韓燕明 小兵大師傅

誰會猜想到,台上演出小兵的韓燕明,台下卻是武藝不凡的大師傅,現今絕大部份的武場戲都是由他一手策劃(武術指導),儘管不是當正主,但小韓老師亦樂在其中,他不諱言地表示:到港後能學以致用,已是心滿意足了!
小韓(人稱)老師出身於戲劇世家,爸爸韓鵬飛是京劇著名演員,戲曲對他一點也不陌生,儘管曾嬉說投教戲校全因逃避落鄉,學習期間卻因老師們認為他長有小眼睛,不被派演英雄大將人物而努力,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得償所願,在國內總算薄有名聲,卻又要離開故里,來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—香港,開始他人生新一頁。

投考武師改變命運
1989年小韓老師初來步到,人生路不熟,能夠自給自足已經不容易,他沒有妄想過有機會再踏台板,他為了餬口就當上裝修工人,工作地點竟然在北角,每天乘車上班經過新光戲院,雖然看見大大的戲班廣告宣傳牌,卻從不知這兒有戲曲看,過了一段不多不少的「三行工人」日子,想不到一個報紙廣告,竟扭轉了他的命運……
「我真是沒有想過可以重踏戲行!
「有天偶然看到報紙廣告招聘請『龍虎武師』,儘管碰碰運氣一試,想不到一見就成,那間公司正是元武開設的,最初大多做拍電影、做替身或是派到宋城演出,後來知道我過去是京劇演員,才慢慢開始接觸戲班做五虎軍,近幾年才開始兼做武術指導及私鐘排練。
「武指工作是對我的另一個考驗,近期最滿意的排練劇目,該是為輝哥(阮兆輝)排演的《哪吒》,既能凸顯演員的長處,又能在觀眾面前巧妙地避過其短處,營造出一幕幕賞心樂事的開打橋段,雖然頗花心思,但當看到觀眾拍掌聲時,就有很大的滿足感!」他細說顙鉽茪H簡史。

順利過渡全靠變通
內地與香港的生活環境都不一樣,小韓老師能得到戲行接受,當中亦花過不少努力。
「香港是一個講求速度的城市,生活節奏緊張,戲行沒有太多時間作排練,因為每個老倌的台期同樣頻繁,所以大多是上台見,演出前提早上台走走位已經很不錯,與國內劇團籌備演出排練,大相逕庭;所以最初真是有點不習慣,幸好慢慢適應下來。」他漫不經意地說鞳C
其實,小韓老師是一個很有鬥心的人;他學戲時專攻武生行當,可惜由於眼睛生得小,老師們就認為他不適合演繹英雄人物,他就是不服氣,更沒有氣餒,憑顜陽隊ㄜ穠漣V力,並以個人實力最終把這道圍牆擊破了,做上心儀的角色。
 
(詳情刊於今期第14至15頁)


謝國璋 終極抉擇

記得《鬼馬雙星》有一段曲詞這樣說:「人生有如賭博,贏輸都無時定,贏左得餐笑,輸都唔駛罄......」;謝國璋終於決定為個人喜愛賭一次,可惜慘遭「滑鐵廬」,以數萬元代價換取兩次長劇演出,金錢失去了可以賺回來(命裡有時終須有,命裡無時莫強求),信心重創就需要一些時間療傷;或許有過不快和迷惘,幸好毋損他的鬥心,即時變陣攻略,讓他重建信心再次站起來,8月初他將會又有檔期演出,加油努力!
謝國璋出身於八和學院,在電視台舉辦的粵曲比賽中獲獎,這些年頭祇是以業餘身分演出粵劇,皆因電視台的工作已令他倦累不堪,沒有閑暇專注粵劇,就算過往有演出也是利用假日時間作準備,所以嚴格來說,這十年間他沒有好好休息和充電,終於糊婼k塗地捱過這十年,又取得十年服務金牌,所以他決定為個人喜好作出一個大膽嘗試,改變過往的工作模式,以散工形式繼續原有的工作,騰出時間專注粵劇發展,希望終有一天能取得認同。

漫漫長路
過往,謝國璋大都是以受聘形式接演粵劇及演唱會,由於缺乏市場策略及經驗,所以自資首兩屆演出就碰釘了,更賠上數萬元作學費......
「在電視台工作了一段時間,近幾年感覺很倦累似的,所以想來一個轉變,想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,別無他選,粵劇必定是首選,況且我亦擁有自己的班牌『國新聲粵劇團』,如果不搞演出這個班牌猶如虛設,亦失去其真正義意,所以我初期定下一年四季(即三個月一次)大計,開始韝漞d長劇演出,還滿心高興地揀選偶像任姐(任劍輝)的《紫釵記》及《再世重溫金鳳緣》,05年3月在高山演出兩場,雖然已經很努力控制成本和開支,拍檔凌鳳亦是這次演出的義工,真是沒想得到如此失敗,現實就是這樣殘酷;接下來還有6月6日

的檔期,我惟有修拾心情努力向前,凌鳳竟然病倒辭演,這真是糟糕了......,臨近演出期哪裡找人替換,那時真是很混亂,我祇好四出打電話找救兵,最後請了銘英(陳銘英)幫忙,才順利演畢《梁祝》,票房當然成了重災區!
「一而再的重創,驟時間整個人猶如虛脫般,不知是受驚過度,還是心身透支,我也弄不清了,往後家人亦有關心地查問演出成績,我亦不敢直言相告,因為怕他們擔心,每次問到我也祇是輕輕帶過便算。(他的語調變得沉重,停了一會,整理一下頭上的帽子後續說......)
「真是想不到,這條路是這麼難行,殺得我措手不及......」當他說畢這句話後,整個咖啡座的時空好像忽然間停頓了幾秒似的,聽不到四周的嘈雜聲,祇有一遍靜寂......
(詳情刊於今期第16至17頁)


韓再芬 負起重振黃梅戲擔子

中國戲曲藝術種類繁多,除了被譽為第一大劇種的京劇外,年輕的黃梅戲和越劇也是廣受戲迷大眾喜愛,而在香港,喜愛幾大劇種的觀眾人數也眾多,不過相比起京劇和越劇,香港觀眾可以看到專業黃梅戲劇團演出的機會真是很少,記得對上一次已經是四、五年前的事,戲迷熟悉的黃梅戲表演藝術家馬蘭近年已經絕少踏上舞台,要說到目前黃梅戲舞台上最紅的明星,相信非韓再芬莫屬。   
雖然這些年香港的觀眾都無緣看韓再芬的演出,不過對她的名字一定不會陌生,她是原安慶市黃梅戲二團(現名再芬黃梅藝術劇院)的院長,同時身兼中國劇協副主席、同濟大學、安徽大學兼職教授等頭銜,在春節聯歡、戲曲晚會上也經常看到她的身影。早前她帶韟菑v的劇院來到香港,獻上一台久演不衰《徽州女人》。

徽州女人》引出共鳴
脫下戲服、卸除彩妝的韓再芬,比想像中要樸素,修長的身形、一身黑衣便服,淡掃娥眉,別有一番清麗。說到這齣已經連續演了七年共一百多場的《徽州女人》,無論是服裝佈景、旋律、表演手法等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,韓再芬告訴筆者,黃梅戲是一個年輕劇種,表演形式有活力,和現代社會也融會貫通的比較好,這次的創作她便為黃梅戲注入了現代的感覺。《徽州女人》的故事以安慶皖南為背景,韓再芬因為看到明清時代留下的徽州古民居,從而想創作一齣關於古民居背後曾經發生過的動人故事,而主人翁可以說是那個區域的一個典型。作為演員,在詮釋人物時,要靠自己對人生的感悟,不斷地去體驗。雖然這個是發生在舊時的故事,可是韓再芬覺得古代和現代人在精神上是相通

的,當塑造這個人物的時候,她最想要表現出那個時代的狀態,最後這個創作出來後,受到廣大戲迷的喜愛,並獲獎無數,包括中國戲劇梅花獎、上海白玉蘭獎、文華獎等等,證明大家的努力是成功的,心血也沒有白費。

黃梅劇團有重建可能
對於像筆者這類聽嚴鳳英的黃梅戲長大的人來說,總覺得現今黃梅戲的唸白和過去有點不大一樣,失去了以往的鄉土氣,很多人愛黃梅就是愛她的樸實美,可是現在已經找不到那感覺。韓再芬卻不認同,她說,每個劇種都有一個演變的過程,像京劇便是經過不斷的演變才形成韻白,而黃梅也逐步走向成熟,她的唱詞唸白東西南北的的觀眾都聽得懂,加上音樂優美,這也使得她的藝術在今日可以廣泛流傳,有調查顯示,黃梅戲的觀眾層非常廣,老中青都愛看,最近更有跡象發現,在全國各地已經解散了的黃梅劇團有重建的可能,這些都透視了黃梅戲的發展潛力。

(詳情刊於今期第18至19頁)

返回今期主頁

 
 
《戲曲之旅》雜誌及網頁受國際及地區版權法例保障,未經本刊書面許可,
  任何圖文均不得全部或局部轉載、翻譯及重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