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mato.com.hk   

 

第五十四期內容簡介
 


梁漢威 談《薛覺先戲劇人生》

廣東粵劇自紅船開始,歷盡幾許風霜雨打,今日 又要面對內外積弱、斷層的嚴峻考驗,救亡之聲始起 彼落,「她」將會朝一個甚麼方向繼續前進?或是逐漸 被淘汰?相信沒有人可以預計;回顧往昔,「她」叱吒 風雲的歲月,二、三十年代薛馬相爭是何等風光,他 們把大量新元素注入粵劇,讓「她」的藝術生命豐盛起 來。今年剛巧是薛覺先先生逝世五十周年,他對粵劇 的貢獻更是影響深遠;粵劇正處身於風雨飄搖之際, 八和會館與康文署攜手合作,推出「薛覺先逝世五十周 年紀念」演出,雖然未必能效法先賢改革粵劇所建立的 功勳,但亦可懷緬這位一代宗師在藝術上的貢獻。

洽巧碰上威哥(梁漢威),正好問 他有關整個紀念演出的進展及詳情,以及他對香港粵劇的改革有何意見。

戲中戲穿插
一系列「薛覺先逝世五十周年紀念」演出,主要分兩個部分,既有新搞作亦有經典劇目,旨在表揚薛覺先一生對粵劇藝術的貢獻。
「今次整個紀念演出,除了選演兩齣薛覺先著名戲寶外,重點將集中在新編《薛覺先戲劇人生》,以話劇形式陳述其一生對粵劇藝術的貢獻,劇情的發展會有折子戲中戲的橋段作穿插,揀選的折子戲不乏有他多齣首本
名劇。


「整個話劇包裝特色,重點在背 景音樂、佈景及服飾,由於劇情發展 集中在戲院的場景,所以特別計設 了兩個懷舊的包廂,選用民國時期最 流行的彩色玻璃花窗,試圖營造往昔 上下九路的風情,另外亦會採用大量 薛覺先戲橋單張,作為牆景佈置,最 近我剛剛路過『海珠戲院』,即時啟發 了一些新靈感, 或許又有一些改 動.......。
「其實我對薛覺先都頗為陌生, 有關他個人的歷史,全仗區文鳳往昔 搜集了一批舊劇本和資料作參考,所 以該劇亦是由區文鳳編寫,由初稿至 今已刪改了四、五次;我將會負責演 繹話劇版的薛覺先,而串連整個劇的 折子戲部份,則由文千歲演繹舞台上 的薛覺先,當中包括有《苧蘿訪艷》、 《胡不歸》之〈慰妻〉......等等,全是薛 氏的首本名劇;梁少芯則飾演上海妹 一角;為了增加劇情的推進及戲劇 化,陳鴻進將會飾演一個戲行的老叔 父『大牛進』的角色,對薛覺先作出種 種刁難;陳詠儀飾演唐雪卿,薛氏身 伴最重要的一個女性。這個劇早前籌 備時曾遇上選角反覆疑難,現在得以 順利進入最後排練階段,要多謝文千歲、梁少芯的仗義幫忙!」威哥細說 整個演出的籌劃及製作進程。
據悉,有關薛覺先的事跡,雖然 有部份可以稽查,但有部份卻無法對 證,所以在處理時,一定要好小心,為 了增進戲劇性不排除把部份情節美化。

(詳情刊於今期第14至15頁)


南 鳳 演繹戲曲有獨家秘方

美艷親王南鳳不苛求演出量,卻要求演出佳質,所以她每有演出必得 到廣大的觀眾追捧。
最近看她參與吳仟峰的個唱,與仔哥(吳仟峰)合唱《英雄血淚美人 恩》,短短二十來分鐘的演繹,把台前千多位觀眾深深的吸引,凝神細聽 細看他倆的演出。

這一首比較少人唱的曲子,內容誦述有心傾覆商朝桀紂的妲己,在大功告成之日,未有離紂王而去,反之在皇宮內候等紂王返來,向他說出要報仇滅紂的原由,並表白自己對紂王其實有絲絲愛意,兩位靚聲的紅伶以時裝打扮唱出這一闕愛恨交纏的曲子,確能達到蕩氣迴腸的效果。
其中有不少人盛讚南鳳的打扮,古今結合得宜,她梳一個類似水髮的馬尾裝,穿一襲黑色有披風的晚裝,和粵劇演繹怨難難消時刻要耍水髮的意象,她不持曲本,加上恰可的做手,簡直就如看大戲。
印象之中,鳳姐年中應邀出席演唱會的次數不多,一般都是三、四次,但每一次 都予人深刻的印象,就這個問題和鳳姐聊起來,她說:「不錯,我演唱是不習慣拿曲 譜,是有多種原因!」讓我猜猜是不是認為自己是專業演員,所以要背曲?

她表示:「這是主要原因之一」,接著笑說:「另一個原 因是因為我的視力,我有散光,戴上眼鏡在水銀燈下看字是會頭暈的,既然戴眼鏡也看得不清楚,那倒不如背曲──。」
一直都知道鳳姐是個認真、勤力的演員,每屆開戲,會很早就做準備,在10月16日起,她和李龍的「龍嘉鳳劇團」在新光戲院演七日八場戲,不用猜也知南鳳近期在做準備工夫,但問到她,得到的回答卻是:「我現在沒有以前那麼緊張!」為甚麼?「我怕會影響合作的人。」南鳳說。這樣的答案是出乎人的意料,因為她的認真緊張已是公認事實,南鳳解釋:「其實我會為自己安排一個溫習的時間表,例如看劇本、讀曲,怎樣去演繹,令自己有充分時間準備。」
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,認真的演員,交的是優良的演出,這方面,南鳳得分很多,那麼她有沒有獨家秘方呢?她說:「我自己的方法,不能說是秘方,其實我會因應劇中人,或曲子的主人翁的性格去推敲,又跟據劇本演變,曲詞的描述而一一的分析,記憶、背念,加入感情,其中的過程會頗長,所以我年中不能做太多,一切要有足夠的時間分配。」

(詳情刊於今期第16至17頁)


陳劍烽 擺脫枷鎖 舞台尋樂

舞台是演員的生命泉源,演員是舞台的靈魂主宰。
基於客觀條件處於劣勢,起班又需要一筆可觀的營運資金,如果沒有班主、投資者又或贊助商的支持,要擔帶一台演出真是談何容易,儘管困難重重,但絕不可輕言放棄,相反要抓緊每一個機遇,因為演員始終屬於舞台;世華哥(陳劍烽)自感勢孤力弱,一度感到灰心、氣餒,正想放棄之際,卻又出現了一個轉機,「大榮華劇團」終於再次起班,五日六場演出於10月下旬假高山劇場響鑼。

不經不覺,世華哥從事有關粵劇的工作近四十年,最初祗視為一份個人興趣,對粵劇曲藝以求知求進為樂,想不到漸漸發展成個人事業,多年來不但參與演出,更設帳授徒,全因他對粵劇擁有一份執愛。

欲斷難斷
處身在粵劇潮起潮落的波濤中,世華哥雖然紮根在社區,以開辦學院傳藝授徒為主,但作為一個喜歡粵劇戲曲的人來說,舞台始終是他們的英雄地,曾一度被現實環境所屈服,祗好放棄組班演出,萬萬想不到竟出現
了一道曙光.........

「迷上粵劇不知是福還是禍,『她』既是我的終身職業,也是最大的生趣,過往也曾多次在新光起班,結果總是事與願違,既然起班與客觀條件不能配合,又何必強行,倒不如放
棄了事;想不到一次偶然的機會與舊友碰面,談話間說到近況,他竟作出多番鼓勵及支持,認為祗要在許可的情況下減輕製作成本,未必不可為,應該以積極的態度面對困難 ......
「不錯,我的確很喜歡做戲,那就再多試一次吧!為了減磅(減輕皮費)選擇在高山劇場演出,其他兄弟手足亦非常體諒,對這台戲不會再存任何憧憬,嘗試以平常心對待,但我一定會全力以赴,做好每一個角色,盡情享受演出的樂趣就是!」世華哥態度淡然,語調卻帶點無奈。
記得致電相約會面時,從電話筒傳來世華哥急速的呼吸聲,細問因由,原來正在練功,看來他對這台戲的演出亦十分認真。
(詳情刊於今期第18至19頁)


葉幼琪 由書生到名將

有翻生周璇之稱的葉幼琪,外型討好、歌藝更是繞樑三日,一向重視和珍惜自 己羽毛的她,自年前演出過《小明星》和《周璇》舞台劇之後,她像沒有大型的演出, 在演唱會中任嘉賓都沒有,確實令本港的歌迷們十分懸念,不過國內的戲迷就很有眼福,因為琪琪不時應不同地方藝術團體或政府的邀請,到各地方演出,內容除了 她首本戲曲之外,還有她和廣東八和粵劇團合作演一些觀眾喜歡的戲,例如在9 月 24日及25日,她就在石歧中山紀念堂與八和合演了《紫釵記》和《唐伯虎點秋香》, 由於知道她在12月將會假香港大會堂舉行個人演唱會,所以特別約她相見。

難得她在星期日也抽空出來,她說:「還好你這個時候來電話,因為再過兩天,我就要返去和他們排戲!」
聽說近來,葉幼琪演了不少從前沒有演過的戲,她表示確有其事:「不知何故,很多地方劇團訂我演戲,不單止是我之前錄製的折子戲,還有長劇, 尤其是任白的首本名劇。」
相信是葉幼琪扮相俊美的關係!她也說:「女文武生很適合做任姐的戲,不過近年我下過苦功,刻意要突破這一個傳統的困局。」
甚麼困局?怎樣突破?

葉幼琪解釋:「大多數女文武生都是脂粉氣較重,做文弱書生是沒問題,但是演一些武將,如周瑜、呂布等,形象便欠缺說服力,所以我有計劃在這方面為自己增值。」
記得早一陣,她前往澳洲登台,好像就是演《呂布與貂蟬》,葉幼琪說:「那次都是做一個折子戲,現在我有一個完整的劇本,正名叫做《多情呂布美貂蟬》,是秦中英老師為我度身編寫的。」秦中英對葉幼琪的努力十分欣賞,他曾在公開的場合讚賞過葉幼琪勇於嘗試,有她參與製作及演出的《小明星》及《周璇》為觀眾帶來新意。
至於《多情呂布美貂蟬》這個劇本,秦老師鋪陳了呂布這個人物是個俊俏又多情、武功蓋世的粉面玉郎,葉幼琪說:「演這一個角色,我不能以一貫的文質彬彬姿態演繹,而是要硬朗英偉一點,所以決定了到北京,向京劇世家葉少蘭家族學藝。
原來葉幼琪一家與葉少蘭、葉紅珠稔熟,她說:「我突然去到北京,事前都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空,但我這劇是已在廣州排期演出,所以便飛了上去等機會。」
(詳情刊於今期第20至21頁)

返回今期主頁

 
 
《戲曲之旅》雜誌及網頁受國際及地區版權法例保障,未經本刊書面許可,
  任何圖文均不得全部或局部轉載、翻譯及重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