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mato.com.hk   

 

第三十八期內容簡介
   
 
龍貫天 鄧美玲 情義兩心知

謀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鄧美玲5月以個人班牌「玲瓏粵劇團」,夥拍龍貫天進駐新光首度演出,旗幟鮮明,旨在趕搭尾班車上位;整個計劃由旭哥(龍貫天)精心策劃,籌備已有一年多,就一線演員浮現青黃不接的危機下,美玲上位亦不失為一個好時機,正如旭哥所說有「危」就有「機」。 回想一年前,與旭哥閑話家常,說到粵劇的發展路向,他就點名指美玲該是一個具潛質的可造之材,現在還需要一點時間,更叮囑小記拭目以待,言猶在耳;原來此事早在他的計劃之內,利用一年多的部署,為美玲償心願之餘,旭哥更希望為梨園多做一點事。 旭哥認為要復興粵劇,絕不能搞山頭主意,應該在百花齊放、百鳥爭鳴下互相競爭求進,可以接捧的人才是其中一個重要環節。 「美玲是一個相當勤力和上進的演員,上位亦是她最終的目標,關鍵衹在於時間的早與遲,如果個人已經做好準備,下定了決心後,其他瑣碎事亦無需擔憂,最重要有堅定立場和信念繼續往前走。」  

挫敗中成長
「過往我也曾徘徊在十字路上,那時的親身經驗,我亦毫無保留地與她分享;當然過程中需要作出一定的犧牲,亦會面對一些不可以理解和想像的難題出現,這條路一定不易行,如果能捱過去,前面將會有另一番景象。 「那時亦曾質疑過自己的抉擇:『是否真的有班主聘用自己演戲?』 「今日我可以好輕鬆話俾大家知,答案是肯定『有』! 「那段迷惘的日子,初期確實不易過,生活上較前有更多時間和空間,我就利用這些時間練功,看回自己的影帶找出不足之處,又看看人家做的影帶作觀摩,我亦是從挫敗中成長,但不要怕失敗,因為失敗亦是推向你成功的原動力。 「事實上,美玲的基本條件不錯,我祇覺得她尚欠一份與舞台溝通和熟稔的感情,祇要給她多一點空間和機會,相信她一定可以做得到!」 尚若此舉成事,對行內和觀眾來說都是好事,他日起班時旭哥又多一個拍檔!
人多好做事
這台戲除了輔助美玲一把外,旭哥還希望帶出其他面孔。 「我熱愛粵劇,以『她』為業,『她』帶給我一個豐盛的人生;儘管有不利的客觀環境存在,我最不想有斷層出現,希望『她』可以一代一代的延續下去,由於我有這個意念,所以每做一件事都希望有其持續性,美玲借這次機會上位,她的空缺如果沒有人補上就出現斷層,所以這台戲請了岑翠紅補上,她有一定的功底做得不錯,另一個是芳曉紅,我經常在神功戲中找新面孔,如果做得不錯就會嘗試找他們,這不是很好的事嗎!」旭哥喜孜孜地說。 旭哥是一個有計劃,凡事按步就班而行的人,台前幕後同時兼顧,可稱得上是梨園中的全才。
(詳情刊於今期第6-9頁 )

 
活躍母女 陳關妙美 陳詠儀

關妙美是油尖旺區議會的議員,自八十年代起已服務社群,同時也熱衷戲曲推廣,組精英粵劇團,定時有演出,目前很多當紅的伶人都曾為「精英」這個劇團演出過,由於她喜愛粵劇,主張獨生女去學粵劇。
陳詠儀由一個番書妹入了粵劇這個傳統行業,十幾年,她在粵劇圈已穩住了正印花旦的位置,講到做大戲,陳詠儀說多得媽咪的栽培,如果不是她,詠儀相信自己不會走進這個圈。 但關妙美則表示當初要女兒去學戲,並沒有想到她會全身入行,只不過是希望女兒多接觸一些不同的藝術,豐富她的生活而已。

陳詠儀對媽咪是又敬又畏,她私底下跟我們說,媽咪其實很緊張她,以前每當她做戲,媽咪一定會在台下看戲,晚上回到家就會逐點批評她,未知是否因為這個習慣,詠儀現在每演完一晚戲,必在當晚回家後,把錄像看遍,剔出要注意的部分,才肯上床睡覺。
原來關妙美影響女兒詠儀不止這一點,還有她倆都是跳社交舞的好手,詠儀說自己懂得跳社交舞都是因為常跟媽咪和安娣們去玩,不知不覺學了皮毛,最近兩年,陳詠儀開生日會,其中必有一節由她表演的社交舞,可見她的舞功也是「幼承庭訓」。 家中只有詠儀一個孩子,兩母女的感情更非比尋常,時近母親節,未知她會怎樣為母親慶祝,所以請她們來我的會客室披露一二。

聰慧母女 杜韋秀明 杜詠心
龍飛公司的掌舵人杜韋秀明,年前半途出家搞粵劇,為的是身為紅伶李龍的徒弟,搞劇團,在行政上為師傅做點事,不經不覺已好幾個年頭。 杜太聰明能幹,雖非粵劇圈出身,由她經手主辦的多個劇團-「龍嘉鳳」、「龍騰燕」及起了兩屆的「龍嘉詠」,都辦得有聲有色,而幾年當中又有不少經典的演出,尤其更拉闊了龍哥的拍擋範疇,他不單止拍南鳳、尹飛燕,還拍陳好逑、梁少芯、鍾麗蓉、王戈丹,近兩年龍哥參與「鳳和鳴」和梅雪詩合作,藝術更上一層樓,去年7月龍哥和陳詠儀t手演「龍嘉詠」,杜詠心有參演折子戲,人們以為杜太為女兒搞劇團,記得當時她說︰「BB鍾意做戲,時間砥A不影響學業,就讓她做下。」

杜太所言不差,今年4月份的「龍嘉詠」就沒有BB的份。 今次美華會客室也邀請杜太和BB為嘉賓,請她們就快來臨的母親節講母女情,順便問問「BB」的台期,杜太說︰「5月份的『龍嘉鳳』安排了一個折子戲給她演,就是之前她演過的《哪吒》會重新編排。」 杜詠心可以說是近年粵劇圈的神童,四歲時,剛巧是杜太搞劇團的時候,由於她是孻女,時常跟在媽味身邊,聽到大人們講戲,有一天她就向媽咪提出要演戲,杜太沒把小孩子的話放在心,她竟然自己向龍哥要求,結果龍哥在一齣《白兔會》中安排她做咬嚌郎,記得BB在台上煞有介事,認真唸白,拍子又砥A博得台下熱烈的掌聲。 據說杜太唸書時過目不忘,而杜詠心小小年紀能不脫軌在舞台演出,可能是遺傳。

(詳情刊於今期第10-15頁)


 

 
 
 
《戲曲之旅》雜誌及網頁受國際及地區版權法例保障,未經本刊書面許可,
  任何圖文均不得全部或局部轉載、翻譯及重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