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mato.com.hk   

 

第四十一期內容簡介
 
南紅 黃韻材 台上台下展繽紛


南紅情牽學藝

南紅是六、七十年代的紅影星,她當主角的電影就有過二百多部,同期她也演粵劇,多數夥拍羽佳,以「慶紅佳」的班牌做大戲,後來她還組玫瑰電影公司做老闆,其中一齣,現在還有人重拍的是《黑玫瑰與黑玫瑰》。
南紅離開銀幕,又走進小螢幕,拍了不計其數的片集,名劇集之一的《家變》,她也是主要演員。

由於拍劇集令她的工作時間表困住在電視圈,因此荒廢了做粵劇,不過她沒有浪擲時間,她利用空餘時間去學畫、學書法,又學音樂,她打揚琴、拉二胡、高胡,都似模似樣,在7月一個演唱會中,她答應做司儀和演奏揚琴,用多才多藝形容南紅,一點都不過份。
去年,南紅重踏台板,和劉惠鳴合演《紫釵記》,雖然她自己都說未盡完美,但觀眾對她的演出大為稱讚,欣賞她對演出藝術的誠意和付出。
最近,有消息證實,8月14日她再度和劉惠鳴演出《帝女花》,這一次合作,南紅訂做了全新的戲服,而且安排了時間表密密練功,見她很明顯的比前瘦了一大圈,她的敬業樂業精神騛磪O人敬佩,日前她接受香港電台五台訪問,更為粵劇界的兄弟姐妹們打氣,呼籲社會人士支持粵劇這本地特有的藝術,她的高尚情操,使我五體投地,在此特別向她致敬。


黃韻材演藝多面睇

黃韻材的「花滿樓」形象深入民心,有他出席的演唱會又怎少得他演繹這個角色的好歌。不過黃韻材的歌集又豈止是電視劇的插曲,他不但能唱流行曲,更善唱粵曲,因為他的老師都是名唱家,現代歌曲方面的老師是許佩、秦燕,而粵曲方面,他是骨子歌王鍾雲山的徒弟來哩!
在無線電視受訓至成名的黃韻材,在演藝圈發展多元化,他台前演出不同角色外,也曾參與幕後的製作,做過副導演、編劇等等。

最近,黃韻材在電視台拍劇之餘,抽空搞了一個「龍駒金曲同歡樂今宵」演唱會,組合了電視台的老友賈思樂、森森、斑斑、呂有慧、羅浩楷等共唱懷舊經典名曲,吸引不少觀眾捧場。
黃韻材對於搞製作,興致勃勃,他說只做演員未免太單調了,所以他不但演,還學很多東西,其中有出人意料之外的中醫,還有粵曲,近年他都在出錢出力搞些敬老活動,到老人院探訪,唱歌給他們聽。
而他學中醫,很投入,以濟世為目的,他說電視將搞一個藥膳的節目,他很有興趣參與,因為中醫藥是在人們和生活中存在,食物與健體作用渾一體,也是醫藥的另一高層次,正如他說做藝人,不拍戲也可參與很多文化藝術,他有時間聽佛經、學太極,忙得很呢!

(詳情刊於今期第20至23頁)


 

吳美珩

能歌善舞 時古皆宜

吳美珩加盟無線已有一段日子,依她說也有六、七年時間吧,但真正獲觀眾青睞,是始自近期播映的《開心賓館》劇集,她首度以第一女主角姿態擔戲,夥拍「正牌師奶殺手」陶大宇,又與善於搞笑且好戲的黎耀祥有多場對手戲。
這部刻劃現實反映人性的輕鬆小品,於吳美珩視為進級之作,由開拍到煞科,她是嚴陣以待,不但不太輕鬆,簡直不敢放鬆。
印象中的吳美珩,漂亮標緻,身材高佻,又帶點風情,她的甜美笑靨好吸引,演技不差,就是欠缺真正可以發揮的機會,苦等多時,今番能否把握良機,脫穎而出?吳美珩是有此看法。

「自問已經盡力演繹這角色,我扮演那個一直以為活在幸福角度的平凡婦人,豈料丈夫難敵七年之癢,夫妻間出現了第三者,一時間由雲層掉進地獄,重投社會工作做導遊,再接觸職場,然後與大宇開始另一輪感情。很現實的寫照沒有驚天動地峰迴路轉的情節,但我的感覺是舒服、很盡情。」

勤練歌做稱職導遊
為求演得投入,她向任職旅遊界的朋友取經,細意聆聽導遊人士的辣手個案,甚至練歌預作準備,有必要的話何妨獻唱娛樂團友。
吳美珩對歌唱與舞蹈都有研究,在她理念,歌舞無分家,優質作品與動人節奏,總有知音,時代曲如是,戲曲亦如是。
「我先後演過幾部古裝劇,包括《楚漢驕雄》的「虞姬」,自問古裝扮相還可以,當我唸起文縐縐的對白,及演繹古裝人的舉手投足時,我會想起粵劇紅伶的演繹方式,可以從中借鏡,力求自然,希望演得有感情、有個性。」


(詳情刊於今期第32-33頁)

 

 
 
 
《戲曲之旅》雜誌及網頁受國際及地區版權法例保障,未經本刊書面許可,
  任何圖文均不得全部或局部轉載、翻譯及重印。